闲人甘来

这里甘来,欢迎来k(还是很好相处的),1136772363,主要混魔道天官全职嗯杂食动物

© 闲人甘来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局部混更:D(不要脸

给朋友的生贺,我发誓我再也不用九块八的扇子画画了,,做工真的太酸爽了,扇骨色差骚的不行,扇起来还有沙沙声:D

惊觉今天是花花生日。生贺太草率了对不起(ಥ_ಥ)没错花花生日当然要画怜怜:D

p2滑板车emmmmm

给自家太太摸的大头:D

你的荣耀,永不散场。

来迟赶上了!老叶生快!!

www非常抱歉突然想起来字写错了(抱头痛哭)我有罪,,修改混更

画了把扇子:D是扶摇山www别打我


后面才发现字写错了非常对不起。゚(ノ´д‘ヾ。)゚,修改了下手机貌似加不了图

http://tunzhou427.lofter.com/post/1ea7f180_ee6f2df3

沙雕大头摸鱼,光线有点暗??

。。我也不知道我想表达什么。

摸个花_(:з」∠)_

挑战女神盛世美颜,,草稿不打直接干,,抿嘴笑感觉一脸滑稽猥琐我我我错了

第一张板绘!手拙献丑了

一个画崩了的私设

耶耶耶画完我花

强烈安利,真的太棒了好喜欢奥吉,几度热泪盈眶

因为是鼠绘上色所以字也是用鼠标写的我真是太不容易了不可思议【拿着鼠标的手微微颤抖】

第一次鼠绘上色_(:з」∠)_ 感觉不如不画

瞎摸鱼,p3是谷戚emmmm

低配版云深不知处。我真的尽力了,,花花我对不住你

回来的时候遇见每天在小区里唱歌的老头儿唱青藏高原

看见旁边的胖姑娘给吓着了

老爷爷小女孩戳中我萌点ww


想想这个场景就会笑出声来,汪叽醉酒不要太可爱_(:зゝ∠)_

喻黄【队长的安慰】

从蓝雨主场回到俱乐部,蓝雨的气氛不是一般的沉闷,号称“什么也不想说”的黄少天此刻正靠在后座听歌,一言不发地看着窗外。


喻文州作为队长时不时地安慰过几句,但在众人几次心不在焉的回应后还是放弃般地闭上了嘴。


“大家早点休息吧,晚安。”目送队员们一个个回到房间,喻文州长舒一口气,回头盯着自己隔壁的房间,半晌,喻文州叩门,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
“少天,是我。”喻文州开口道。


过了一会儿门被打开,黄少天队服扯开了几颗扣子,额前的碎发凌乱着,脸上说不清是什么表情:“队长。”


喻文州没由来地心一软,克制住想将那头黄毛揉得更乱的冲动,笑了笑说:“少天不让我进去吗?”


黄...

信白【江湖之类的】

李白是个刺客。

天知道他为啥是个刺客。

刺客就算了,但为啥还是那种刺客里面最屁最屁的?

最屁最屁的就算了,但为啥一个这么渣渣的刺客会被安排去刺杀韩家小公子?

天知道哦。

月黑风高杀人夜------

“阿嚏!”李白揉了揉被夜风吹得有些发红的鼻尖,心想做任务的时候感冒真是太煞风景了。

虽然身处刺客圈的生物链底层,但李白基本功还是没问题的。待府中的侍从走过,李白一个轻功跃到对面的房檐上,确定四下无人后,李白悄悄从侧窗翻身而入。

借着窗外的月光,李白隐约看到床上那人的头发是赤红色的。

看来没错。

从腰侧取出一把匕首,李白悄无声息地靠近床边,当看到那人的面容时,李白不由得一愣。

都说韩家小公子韩信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貌若...

幸不二【同事之间】

“不二前辈,早上好。”

每天都会听到的话呢。

不二周助冲那人笑笑,坐到自己的位置上。桌上是一杯刚泡好的咖啡,冒着白色的热气。

“谢了幸村,”不二端起咖啡喝了一口,“很好喝。”

幸村勾唇,每当看见这个人笑着对自己说谢谢,心情简直不能再好。

“欸,对了,”不二抬头看他,“今天的会议资料你准备好了吗?”

“当然。”

“发给我看看?”

“好。”

幸村刚坐下又站起来,想了想对不二说:“算了,我直接把U盘插你那儿吧。”

这话怎么怪怪的......

默认了他的行动,不二往后挪一些,方便幸村过来。

没想到幸村直接走到他身后,俯下身手把着桌子就将U盘插进电脑里。

不二有点懵。

那人的脑袋就在后方,温热的呼吸让他的脖子痒痒的。

幸村不知是不是...

喻黄【队长生(chi)气(cu)了】

“诶诶,队长今天怎么了啊?”


“不知道啊,感觉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特别黑暗的气场......”


蓝雨的两个队员悄悄议论着自家队长的奇怪现象,生怕别人发现,殊不知其他人也是如此。


喻文州今天确实有些不对劲。


准确说这种不对劲是从昨天猜出君莫笑是叶秋的时候开始的。


越想越气啊。


“队长,我——你怎么啦?”黄少天也察觉到了喻文州的不快。


“没什么啊。”喻文州依旧温柔地笑着,可还真就如之前那个蓝雨队员所说,浑身低气压。


黄少天打了个寒颤,随即问道:“对了,我昨天晚上跟叶秋......”


啪叽——


“你继续说。”喻文州微笑。


黄少天心有余悸...

叶黄【与话痨的日常】

真是晴朗的一天呐。


叶修从储物间的床上爬起,伸了个懒腰。


走到前台,唐柔一个人坐着上网,见他来了,顺手将桌子上的包子朝叶修一丢。


“哎哟,下回提前说一声啊,”叶修咬了口快要冷掉的包子,“哪家包子缺心眼包芹菜馅儿的?”


唐柔笑笑:“果果剩下的,不然哪有你的份。”


叶修无奈地摇摇头,几口把包子吃完,在吸烟区找了个位置坐下来,拿出账号卡登录荣耀。


刚刚上线,就看到一堆对话消息的提示。


流木:诶诶,在吗?

流木:我今天没事干,来找你玩呗?

流木:好不好嘛好不好嘛好不好嘛......

流木:别告诉我你现在还在睡觉。

流木:不会吧啊啊啊!

......


维勇【庆功宴过后】

“呐,勇利,”喝了酒的美奈子满脸通红地推了推身旁的人,“第二名什么的太过分了。”

“啊......我尽力了。”勇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

“什么啊......来来来,陪我喝!”


于是,勇利喝醉了。

然后,维克托把他扛回了家。

其实,维克托全程都在笑眯眯地看着勇利喝。

所以......

“诶?”勇利费劲地睁开眼,“维克托你在干嘛?”

同样费劲把勇利扒光的维克托:“我饿了。”

“那你干嘛解我衣服?”

“因为啊,”终于把碍眼的衣物去除,维克托满意地摸了摸下巴,“勇利很美味的样子。”

“唔......你在说什啊啊啊!”下身被包裹的温暖一下子让勇利清醒了,维克托居然在,...

鬼畜番外·长久的反攻?!

长久在做梦。

嗯,他知道自己在做梦。

因为哥哥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勾引他。

“小久......”长远褪去身上的衣物,修长的双腿摩擦着,“我要......”

长久吞了吞口水,然后很没骨气地硬了。

我曹我明明是受啊QAQ......

http://weibo.com/6028139322/profile?rightmod=1&wvr=6&mod=personnumber&is_all=1肉肉微博自取(。・∀・)ノ゙


“小久?小久?”我戳了戳长久通红的脸蛋。

长久慢慢睁开了眼。

“你做什么梦了?脸这么红。”我坏笑着凑了过去。

嗯,这么问脸更红了。

“做春...

k莫【噩梦·甜宠日常】

身体......好热。

郝眉缓缓睁开眼,面前的俊颜他再熟悉不过。

“ko?”轻唤他的名字,却发现喉咙又干又渴,声音沙哑。

身体里有一团奇异的火在烧,烧得郝眉脑袋昏沉沉的,下体强烈的空虚感让他忍不住呜咽出声。

好想......被干啊......

伸出手抚摸近在咫尺的胸膛,男人的怀抱让他更加难耐。

“ko......抱我......”想要更多的抚摸,郝眉主动送上自己的红唇。

“砰”

忽然间被男人推倒在地,屁股底下一片冰凉,郝眉愣愣地望着ko,显然还没有从情欲中反应过来。

“恶心。”冰冷地吐出这两个字,男人转过身离开。

身体迅速冷却下来,郝眉不顾一切地想要追回ko,却看到那人挽着...

k莫【日常醋意篇】

“起床。”

一向清冷的声音响起,郝眉半梦半醒地笑了。

每天都有ko当闹钟好幸福哦。

看着恋人留着口水傻笑的模样,ko也忍不住勾起了嘴角,然后重重地拍了下郝眉的屁股。

“嗷嗷嗷!我曹!”ヾ(。`Д´。)

郝眉瞬间惊醒,怒气冲冲地瞪着ko。

ko凑过去在郝眉额上轻轻落下一吻,转身离开。

“出来吃早饭。”

郝眉愣了愣,耷拉着的嘴角很没骨气咧开了,笑得一脸傻气。

ko亲我了嘿嘿嘿......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ko学长好!”刚进公司面前就出现个妹纸,笑得特他妈甜,声音堪比林志玲。

至于这个特他妈是哪里来的......

当然是郝眉...